有幸旁听了Double老湿的最后一堂课,学生是十来岁的孩子们,听闻她的离开都哭得稀里哗啦,我不知道是什么让孩子对一位英语老师产生如此巨大的感情依托,孩子们哭着敬了一个礼,Double眼里也噙着泪水,事后吃饭我问Double之前发生了什么,她告诉我“以心换心”。

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