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族主义只教会了你:

去恨你连见都没见过的人 ;

你从末參与过的那些成就。一下子就让你骄傲自豪起来了 。

你到处吹牛逼。

就像有些美国人:“去他妈的法国人”

“要不是我们两次大战都救了这帮B,他们现在得说德语了”

你心说:“哦哦,那是我们的功勞吗?我们?”

就你,和我?汤米?矮马,我俩救了法国人吗?

Doug Stanhope
#